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撷珍
胡法光的动感人生

胡法光的动感人生

胡法光(1924-1940年大同附中毕业,香港实业家,

 菱电集团董事局主席,全国政协委员。沪港经济发展协会会

长,曾任香港网球总会、足球总会主席等职,荣获香港紫荆花奖和上海市白玉兰奖。

1924年,江苏无锡县堰桥村前胡家又添一员新丁,他就是胡法光。胡家在当地是有名的书香门第,胡法光的曾祖父胡和梅曾任江苏省桃源县教谕;祖父胡雨人热心新学,曾出资建造图书馆;伯父胡敦复于民国元年在上海肇周路南阳里创办大同学院(民国11年更名为大同大学),这是民国以来第一所私人创办的大学。

29世纪30年代,正值中国战火纷飞、时局动荡,胡法光一家为躲避战乱,搬了好几次家。最终,举家由杭州搬往上海定居,短短的小学六年时间,胡法光竟在八所学校度过!之后,他在大同大学附中(今上海大同中学前身)继续学业,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

四年大学生涯带给胡法光的,不仅仅是丰富的知识,还有过人的胆识和敏锐的洞察力。毕业后他先是留在上海教书,接着供职于招商局,1949年又赴英国工作。一路走来,胡法光发展极为顺利,有人说这是胡氏家族为他提供了优于同龄人的条件,了解胡法光的人却知道,这一切更多地源自他的个人努力。比如到英国工作后,胡法光并不满足然优越的工作现状,他利用各种休息时间参观英国机械电机类工厂,了解他们的运作模式和管理方法,进一步深化了自己的专业知识,强化了自己的实践能力。

1952年,胡法光来到香港,学有所成、雄心壮志的他面临三个不同的事业选择:一是回上海,那里有胡家深厚的事业基础;二是留香港,开辟一片全新的天地;三是去台湾,他的兄长已在那里有所发展。正当胡法光反复思量间,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他的终身伴侣——杨世蔷出现了,他一见钟情。这之后,胡法光经常光临杨家,并采取了“曲线救国”的策略,以杨父为目标对象,在与杨父天南海北的聊天谈地中逐步巩固了他的准女婿地位,于次年1月顺利牵着杨世蔷的手步入了教堂。这场美满的婚姻帮助胡法光做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将事业的根基扎在香港。

     

1959年,胡法光与三菱电机联合拓展香港市场,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做大了香港机电市场这块蛋糕。胡法光渐渐不满足於此,为了建立一个稳定的合作平台,1966年,胡法光与日本三菱成立了合营机构——菱电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将核心业务由垂直运输系统发展到机电/环保工程及机电电子设备代理上,胡的事业自此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1983年,菱电集团开始进军房地产市场,很快便在香港这个成熟的房地产市场中占领了相当的市场份额。胡法光与中海集团结缘即从此时开始。他与当时的顾天训董事长交往甚密,在一段时间内还担任中海董事,其后又与孙文杰总经理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并与中海集团有了更多业务上的往来,苏州的竹辉饭店就是两家集团合作的结晶。八十年代开始,看好内地经济发展的胡法光,制定了菱电集团的逐步发展策略,即继1980年进入中国机电市场后,再次挺进内地房地产业。不仅承办了人民大会堂、上海金茂大厦、上海虹桥机场、广州白天鹅宾馆等重大工程项目,也参与了物业发展业务。这些使得菱电集团的业绩步步攀升,胡法光也开始更多地参与到香港的房屋建设工作中。

每个到香港的游客都会惊讶与这个发达城市在纵横交错着摩天大楼的同时,各色建筑也是鳞次栉比。这种现象与香港的地狭人稠紧密相关,与港英时期形成的两个垄断(港府对批地的垄断以及大地产商对地产开价与定价的垄断)也脱不开干系。香港的人均GDP两万多美元,超过英国、加拿大、澳洲、,在亚洲仅次于日本,但在这个房地产相关产业在本地经济中占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地区,却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靠政府的帮助解决住房问题,“公屋”,成为香港政府维护市民利益的关键词之一。在过去数十年的历史中,香港的公屋政策起到了稳定社会和劳动力,使经济得以持续发展的作用。香港房屋委员会在推动公屋政策进程中攻不可没,这当中,亦有胡法光劳碌的身影。

1977年担任香港房屋委员会委员以来,胡发光还先后担任过香港房屋委员会组织及财务委员会主席、香港房屋委员会公屋住户资助小组主席、土地发展公司主席等职,在几十年的工作中,胡法光身体力行地为香港地产的繁荣稳定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直至胡法光退休,谈起香港的的房地产市场,他毅然神采飞扬。一方面,胡法光肯定了香港房地产市场的成熟和完善,建议内地借鉴香港发展房地产的丰富经验,推行住房商品化,进一步推动内地整体经济的发展,并对“中国海外”将在香港吸收获取的宝贵市场经验灵活运用于内地市场十分赏识。另一方面,他认为香港的公屋政策应随着社会的发展有所调整、慢慢过渡,房价上既要比私营地产开发商低,又要保证一定的利润额以避免政府补贴过多。

胡法光对社会发展的不遗余力不仅体现在房屋政策方面,也淋漓尽致于他的各项公职之中。1973年,他被委任为市政局议员,主要负责体育文化方面工作;1979年他又被任命为立法局议员;1991年他自立门户,创立了参政团体——自由民主联会,该联会倡议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发展民主,强调“唯有爱国者领导的香港,经济才会繁荣”。任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香港事务顾问等多职的胡法光,始终坚持认为内地与香港是一家,二者不是处于竞争地位,而是互助互利的双赢关系。内地在发展第三产业和金融业方面可以引入香港的技术、管理知识和发展经验,香港亦应掌握内地的经商习惯和处世方式,增加与国内企业和人士的交流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合力促进中国在21世纪的长足发展。

胡法光的这些经历和主张,使商人与社会活动家的角色交替出现在他身上,但八十年来如影相随的体育活动,更加鲜明地诠释了胡法光的人生。

     

胡法光的父亲曾经留美,并非常喜爱网球这项运动,也积极培养他的几个孩子对网球的兴趣爱好。从此,网球成为这个运动世家的最爱,也成为维系胡家四代感情的重要元素。胡法光九岁开始打网球,网球技术精湛,1970年开始先后任香港网球总会、亚洲网球协会、东亚网球协会会长。而其子胡晓明自小受胡法光那句“一个公司的高级职员必须融入社会、参与社会”的影响,长大后无论身在何处,都积极参与当地的网球运动,并成为亚洲网球席会秘书长。

除了担任香港网球总会会长,胡法光还担任香港单车联会会长、香港乒乓球总会名誉会长、香港及九龙排球总会永远名誉会长、香港羽毛球协会名誉会长、香港奥委会副会长等职,堪称香港的体坛前辈。这位体育事业的拥虿对中国人的意志、体质和技术都十分肯定,但认为仍需要体制上的调整来促成更多的体育发展,使中国体育迈步向媲美世界水平的现代管理体系。对于目前不以能者居之的方式选拔体育人才、“打假球”、“假落第”等个别现象,胡法光也有关注,但他相信只要国家能够给与充分重视和纠正,中国的体育事业必将蓬勃发展,成为世界第一体育强国。对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胡法光亦充满了信心,并表示届时自己一定会到现场为中国健儿呐喊助威。

     

已是耄耋之年的胡法光,有了两个儿子帮忙打理事业,已经不用再为公司的事操劳。可他每天早上都会到写字楼坐坐,和朋友聊聊天、上网浏览一下最新信息,这都是他保持与社会接触的途径,他说即使退休也不该什么都不管,否则会变得一无是处。为此,胡法光每天都会安排一个小时左右的运动时间,打打网球,打打高尔夫,或者慢跑,这样可以令他保持活跃的思维和健康的身心。除此之外,在“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家训下大的胡法光,时刻没有忘记回馈社会、回报故乡。1978年,上海新锦江大酒店成为菱电在上海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接下来,虹桥开发区的锦明大厦、安装于东方电视台的三菱大屏幕电视墙、位于淮海中路的上海广场、徐汇区的嘉汇广场以及上海三菱电梯厂都是胡法光对故乡的一片情,这份情还继续扩展着,有了在广州、在深圳、在中山、在北京等地的投资。19999月底,上海市政府贵宾厅里,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向胡法光颁发了“白玉兰荣誉奖”,以感谢胡法光多年来对上海建设的鼎力支持。这一奖项,与香港政府授予他的金紫荆星章一同保留在胡法光的办公室内,这不仅是对他多年来奋斗的肯定,也是他思乡怀旧的精神依归。

上海大同中学的莘莘学子都以母校出了胡法光这样一位名人而骄傲,胡法光却忐忑于这个光环,就像他对自己的OBECBE、太平绅士等称号一样。胡法光更愿意以一名校友的身份与后辈们交流,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学习。胡法光慷慨捐资在母校建立了计算机房和修建了网球场。

胡法光如是演绎着他退而不休的人生。

(摘编《中国海外》2006年第二期)
[返回]
无锡市堰桥中学 中国物理学会 江苏省作家协会 江南大学        

版权所有 胡雨人研究会 苏ICP备1205150-1号
地址: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堰新社区村前村  联系电话:0510-68915900-813